2022-10-15 17:49:49
安平地區民代與里長堅決反對安平古堡更名 ~ 文資處回應:「安平古堡」慣名不會變

安平地區民代與里長堅決反對安平古堡更名 ~文資處回應:「安平古堡」慣名不會變

 

【南市訊】文化部規劃將國定古蹟安平古堡改為荷據時期的舊名熱蘭遮堡,消息一出,即引起地方極大反彈。市議員盧崑福與安平區9位里長聯袂招開記者會,強調安平古堡的知名度聞名國內外,他們痛斥文化部是否留戀台南被殖民當三等國民的日子?尤其縣市合併的但書有註明安平二字不可消失,若安平古堡易名入文獻更改教科書,不僅安平歷史被消滅,甚至下一代將不再識安平,因此地方堅決反對文化部這項改名政策,否則將走上街頭抗議來捍衛安平古堡。文化局文資處長林喬彬則解釋該案不是更名,僅是將內部的二處國定古蹟台灣城殘跡、及熱蘭遮城遺構整合成一處,並定名為熱蘭遮堡,但他的解釋並不被接受。

 

參與這場記者會的安平區里長,包括里長聯誼會會長黃俊策、華平里長李文江、漁光里長林寧峰、平安里長蔡阿麗、億載里長鄭聰維、國平里長蔡明宏、育平里長黃國信、建平里長傅建峰、及天妃里長周明財等。

 

盧崑福議員表示,台南市曾在400年前遭荷蘭人佔據建城,除安平古堡外,還包括國定古蹟赤崁樓,當年台南被殖民,所有的住民都是三等國民,他自己是住在安平古堡旁邊,很多台南人都是由安平古堡陪同長大的,現在文化部要更名為荷據時的舊名稱,難道是留戀當年當三等國民的歲月嗎?如果執政的民進黨喜歡被殖民的感覺,為何不先將總統府改為日據時期的日本總督府?

 

擔任金城里,同時也是安平區里長聯誼會會長黃俊策說,安平古堡改名是大事,是非常嚴肅的事,但文化部卻未尊重地方意見,僅因一位副教授的建議即要改名,熱蘭遮堡的台語要怎麼念?這根本是吃飽換夭。他質疑是否市長票太多?還是要讓地方造反?他強調絕對會抗爭到底。華平里長李文江也說,文化部這個政策會造成社會不安,他建議可在安平古堡的後面加註這二處古蹟即可。漁光里長林寧峰則以安平古堡的名氣大,多年來帶來的海內外觀光客,帶動地方經濟快速成長,政府不應該擅自更名。

 

平安里長蔡阿麗強調,她已有80多歲了,跟安平古堡一起走過歷史軌跡,她相信所有的安平人都跟她一樣,對安平古堡有極深厚的感情,更不願意安平古堡被消失。億載里長鄭聰維說,自己出生在安平古堡旁,也成長在哪裡,爬安平古堡的階梯,是孩提時深刻記憶,台南人並不是荷蘭人,為何要改為荷據時的舊名稱?她強調也會以抗爭來捍衛安平古堡。國平里長蔡明宏也質疑同樣是荷蘭興建的赤崁樓何以不更名呢?他強調也會以抗爭來維護安平古堡的名稱。育平里長黃國信也指安平古堡若易名,絕對會造成地方極大反彈。建平里長傅建峰說,韓國的首都首爾原名是漢城,是殖民時代的名字,韓國人為洗刷被殖民的恥辱,才將漢城改為首爾。天妃里長周明財強調,民國99年縣市合併時有但書,標明安平二字不可滅,若更名教科書也全改,往後安平歷史被消滅,後代子孫也不是安平,這項更名政策若執行,他絕對會發動抗爭護名。

文資處回應:國定古蹟名稱≠景點慣用名稱 「安平古堡」慣名不會變

 

    位於臺南市安平古堡園區內的兩處國定文化資產,近日經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召集專家學者意見審議,決議依現有史料事證,將「臺灣城殘蹟(安平古堡殘蹟)」及「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」整合並修改名稱為「熱蘭遮堡遺構」。市府表示,大家所熟知的「安平古堡」並非古蹟正式名稱,文化部的審議結果只是將原古蹟名稱用語中的「熱蘭遮城」修正為「熱蘭遮堡」,並沒有說要將大家習以為常的「安平古堡」稱呼改為「熱蘭遮堡」。

 

    文資處指出,1624年荷蘭人於安平大員興建根據地時,將其命名為Fort Zeelandia,明清時則有安平鎮城、臺灣城等稱呼,至日治時期則稱呼熱蘭遮城址、安平城址等;直至國民政府來臺,將原先濱田彌兵衛的紀念碑抹去、改刻「安平古堡」,後來國人即習以安平古堡稱呼,地方民間則多以王城稱之。

 

    文化局表示,有形文化資產的法定正式名稱跟景點名稱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。比方說「億載金城」其實是「國定古蹟二鯤鯓礮臺」、「山上花園水道博物館」其實是「國定古蹟原山上水道」、正在修復中的「321巷藝術聚落」其實是「市定古蹟原日軍步兵第二聯隊官舍群」,這些名字中有些是很久之前就為人所知的,有些則是修復活化後為讓大家知道它的新角色而取名的。原本大家熟悉的稱呼,並不會因為它正式名稱的調整而有所變化。

 

    「熱蘭遮堡」於國定古蹟名稱的遞嬗調整,其實只是反映出考古史料日趨完善的結果,此次法定名稱修正也只是回應當代對1624年荷蘭東印度公司最初興築建物歷史、功能與形制的發現。後續市府配合中央審議結果,僅修正涉及「國定古蹟正式名稱」的部分,但與「安平古堡」景點相關的稱呼,都沒有調整的必要,請國人及市民放心。

 

您可能有興趣